专家论衡

当前位置:首页-专家论衡

吉林省法学会平衡法学研究会2015年年会发言

时间:2016-11-10


王敏远


  11月19日也就是昨天是世界和平日,我发了一条微博,引用一句话,说哲学是什么,“是对无解的问题做出费解的回答”,这就是哲学。什么是哲学问题,说运动是绝对的,静止是相对的,这就是哲学问题。也可以说,不平衡是绝对的,平衡是相对的。古希腊哲学家说哲学是爱智慧,这里的爱是向往、倾慕的意思,在这个意义上我是爱哲学的,总体上我对哲学基本还是保持敬畏的。我认为,在平衡法理论今后的研究中,要注意进一步思索和厘清三对关系。


  首先,要注意区分作为哲学的平衡和作为法学的平衡。我想法学意义上的平衡应该有不一样的研究方式,原来平衡问题我一直在刑事诉讼的专业领域进行关注。而今天我们平衡法意义上的研究太广泛了,让我很吃惊。2000年前后就占据主导地位的刑事诉讼法领域平衡论,我一直在批判。这种平衡论说打击犯罪与保护人权是平衡的,我一直在批判它的前提。说一方过于强调就会影响另一方,但我找不到这其中的平衡点。谁也不能说是五五开吧,而且五五开是什么涵义也确定不下来。为什么要说两者冲突呢?刑事诉讼法就是要惩罚犯罪,这是其古今中外都要实现的基本任务。而保障人权是现代刑事诉讼法提出来的,处理二者关系的关键是用什么样的方式、手段来惩罚犯罪,是用野蛮的方式还是文明的方式,是采用司法机关任意行使职权的方式还是规范行使职权的方式,是用愚昧的方式还是用科学的方式,差别在这个地方。保障人权是我们今天提出的一种新的要求和元素,它不是和打击犯罪相冲突,而是提出一种新的要求,要在这一基础上来打击犯罪。因此我说两者并不是相冲突的,而是提出一种新要求。这种逻辑是比较清晰的。


  来这里之后发现,贺书记对平衡法学进行了哲学考量,我很受启发。我们如何进一步来考虑平衡法学下的各个部门、各个方面来统一进行考量,确实具有新的、值得我们重视的价值。从法学意义上来说,我们应该做更多的思考。这是一点。


  第二,要注意区分目标或目的意义上的平衡和手段意义上的平衡。对于平衡,我知道既有目的意义上的,也有手段意义上的。作为一种手段的平衡,在现实当中是常见的。法律当中,人事关系当中,什么都搞平衡。但手段意义上的平衡不可能是正当意义上的平衡。作为手段的平衡实际上是不可能实现平衡的,只是容易让人们感受到“摆平”的事情。这种平衡也很重要,作为应急之用,但不能在法治意义上来使用。“摆平”意义上平衡结果更多的是一方受委屈。对于“摆平”意义上的平衡,这个安抚一下,那个安抚一下,那是丛林法则,不是法治意义上的平衡。作为目的意义上平衡,最重要的是,目标要明确,不能迷失方向。做什么都叫平衡,不是真正的平衡。我之所以反对打击犯罪与保障人权之间的平衡,是因为界定平衡的界限不清,平衡确实很重要,但在刑事诉讼法中我找不到。在平衡法学中如果能找到,我想就太好了。贺书记所讲的平衡,我们看到的更多是目标意义上的平衡,在这里界限、边界很重要,如果边界不明确,我们法治的基本的要义的实现就得不到保障。法治的第一要义,安定性,第二,可预见性,第三,要建立在公平正义之上。如果怎么样都是平衡,那么它的安定性、可预见性与公平正义究竟在哪?所以在法的意义上探讨平衡,我很愿意参与和学习,但它对我确实是一个很难解的问题。


  第三,我想谈一谈作为理论体系的平衡论和作为新元素新理念新视角新方法的平衡。法学研究应该尽量避免处于一种应急的状态而缺乏深刻全面的思考。作为一种新的视角、新的方法、新的理念,强调的是解决问题的有效性和完备性。例如涉法涉诉问题的改革方案,当事人可否接受,其实是个问题,让律师介入由律师来进行提出诉求的解决方法,其实就是按照平衡的观点来进行的,在解决问题时可能很有效,在节约经费方面也是效果明显的。如果作为一个新的理论体系提出的平衡论要求就更高,一个新的包罗万象的理论的产生一定是具有包容性的,可以吸收前面的理论的优点,汲取营养。我对此充满了期待。我们所处的时代,任务艰巨,发展神速,但是实践起来也很困难,要对可能遭遇的困难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平衡法学自身也能实现长足进步。


  谢谢大家!


  本文系王敏远研究员在吉林省法学会平衡法学研究会2015年年会暨“社会失衡问题的法治理对策”学术研讨会(2015年11月20日·长春)上的主题发言,文稿根据录音整理而成。


  


地址:长春市净月旅游开发区博硕路1399号 邮编:130017